• 首頁    關于我們    科研力量    藥品展示    政策法規    新聞中心    健康寶典    人力資源    聯系我們
      English

      藥品展示

      新聞中心
     新聞動態
    成都利爾藥業有限公司4月3
    情系玉樹 愛心捐贈
    關于預防甲型流感H1N1的
    青海科室推廣會成功召開
    甲型H1NI流感的預防
    甘肅蘭州會成功召開
    捐款倡議書
    記營銷中心2009年上半年
    “多抗”黑龍江、吉林科室學
    熱烈祝賀成都利爾藥業有限公







     

    藥品招標七年之癢:模式創新期待突破困局


    3月31日,廣東省發布了《2008年廣東省醫療機構藥品陽光采購實施方案》,也拉開了今年該省藥品招標的序幕。盡管今年廣東方案從表面來看與去年沒有多少變化,但是廣東陽光采購在全國的引領作用,使其仍然成為業內關注的焦點。
     
        在實行藥品招標采購7年后的今天,模式創新已經變得格外迫切。“不中標是死,中標也是死”,近年來醫藥行業的這句流行語道出了醫藥企業對藥品招標現狀的無奈,也說明藥品招標制度走到今天,仍然存在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
     
        1:亟待破解的困局
     
        深圳朗歐生物醫藥有限公司是業內知名的處方藥生產企業,其大部分產品都需要經過藥品招標進入臨床。該公司營銷經理劉煜對記者說,“由于藥品招投標工作千頭萬緒,因此公司專門成立了招標辦公室,有兩三人為了參與藥品招標常年奔波于各省。”
     
        據了解,每年三四月份,各省開始藥品招投標工作,全國招標完成一個周期大約為一至兩年。由于各省招標時間不同,一家企業如果希望實現產品的全國銷售,就必須馬不停蹄地奔波于各省之間趕場。與此同時,由于各省招標政策不同,而且年年有變,企業對相關信息能否及時獲得就顯得非常關鍵。“最難的還不是時間和信息的問題,而是企業必須適應各省的招標方式。有的省按照藥品品種招標,有的則按照劑型招標,并且每年都有變化。為了擁有獨家品種和獨家劑型,許多企業挖空心思想辦法,進而導致市場上的品種越來越多,規格越來越復雜。因為普通規格、劑型的品種競爭慘烈,會有多家企業競標,價格會壓得很低,即使中標了企業也沒有什么利潤。而新規格、新劑型的品種因為沒有競爭對手,才可能會以高價中標,但這樣就完全違背了藥品招投標政策的初衷。”
     
        事實上,各地招標政策的不統一所造成的生產企業人力物力的巨大浪費還在其次,招標行為的乖離才是最值得有關部門關注的。海南諾爾康藥業有限公司銷售總監陳世兵對記者說,目前各省在招標中都有以價格權重為主的中標趨勢,這一現象使得醫藥企業非常無奈。眾所周知,在任何一次交易中,決定價格的因素有很多,比如付款方式、采購數量的多少等。而在目前的藥品招標中,則是只確定藥品價格而不確定用量,只約定價格而不承諾付款方式和時間,存在嚴重的量價關系不明問題。盡管招標由各地方政府主導,但是對中標品種的采購數量、付款時間都沒有約束力。正是因為如此,許多企業在競標報價時并不敢報底價,而是在底價的基礎上略有上浮。還有的企業盡管低價中標,但是由于采購量上不去,采購金額尚不能抵消生產成本,所以干脆不供貨。因此出現了招標品種價格反而高于市場價,臨床用藥出現個別品種短缺的現象。
     
        據了解,盡管各地在藥品招標方案中對中標品種回款時間都有規定,但是各地方醫療機構的執行情況存在巨大差異。比如,北京的回款時間是3個月~半年,湖北可能就需要1年,如果企業希望快速回款,就要跟醫療機構“打點”關系,這對于企業來說又是一筆不小的隱性費用。
     
        目前,各省每次投標的品種都在5000~10000種左右,經過招標后約有幾千個品種中標,而事實上,一家三甲醫院藥房所備的日常藥品也就在1200種左右,因此對醫療機構來說,有足夠的選擇空間,藥品中標也不意味著就能銷售。一位業內人士說,這就派生出了目前普遍的怪現象——“二次招標”,即在招標完成后,中標企業再對醫療企業進行公關,使自己的品種在幾千個品種中脫穎而出。
     
        2:四川模式的探索
     
        正是由于藥品招標中存在亟待破解的困局,因此在藥品招標推行的7年里,模式變革從未停止過。
     
        2005年四川省推行的掛網招標模式,曾引起有關部門的關注并獲得認可。四川模式是對當時運行4年的招標模式的一次挑戰。掛網采購模式又被稱為“滾屏網上競價投標”。該模式是在網上公布藥品目錄和每個藥品的最高限價,各醫療機構按照不超過掛網價格的要求進行網上競價采購。具體程序是:首先,根據掛網藥品目錄范圍,藥品生產企業或藥品生產企業委托的藥品經營企業要在規定的時間和范圍內,按要求遞交書面和網上資料,進行資格申報,經審核,資料合格的將在網上予以公示。然后,企業可以根據網上公布的掛網藥品最高采購限價(該價格參考全國其他省市招標價格并結合四川省自身情況,按照國家發改委《藥品差比價規則(試行)》、《藥品差比價規則(試行)有關問題的通知》制定),在規定時間內進行報價。例如某藥品最高限價為10元,不同生產企業根據自己產品的質量層次在10元以內上報價格,經招標辦確認后,當場簽訂“四川省掛網藥品服務合同”。
     
        業內人士表示,四川掛網采購模式因為有效地壓縮了藥品流通環節的價格水分,比傳統招標方式更先進,所以得到了國家衛生部門的肯定。然而,四川掛網模式在此后也受到了質疑,原因是掛網模式中藥品價格的權重太高。
       某大企業銷售經理表示,掛網招標實行后,一些大企業在招標中往往處于不利地位,有的甚至深受打擊。據了解,去年該公司幾個知名品種就紛紛在各省招標中落敗。這位銷售經理舉例說,如果以藥品的價格、品牌、質量、售后服務等幾方面組成藥品招標的評分體系,價格權重占到70%,那么一家大企業的知名產品盡管在品牌、售后服務、產品質量方面得分高于不知名產品,但是由于品牌產品在投料、生產流程控制等方面的綜合成本往往高于不少中小企業的不知名產品,價格分數就處于劣勢,而由于價格權重高,綜合評分后知名產品往往競爭不過不知名產品,因此在招標中可以看到大批知名企業的品牌產品落標,一些小企業的不知名產品中標率反而高的現象。
     
        北京萬泰生物藥業有限公司全國銷售經理耿鴻武表示,掛網招標的假設前提是在相同的質量層次上,生產企業取得了GMP證書,生產過程都是嚴格執行GMP規定的,生產的產品就應該是合格的;生產的產品既然都是合格的,就沒有質的差別,即合格的產品是同樣質量;同樣質量的藥品惟一區別就是價格,因此掛網應該選擇低價藥品。“但是近年來爆發的產品質量事故告訴我們,拿到GMP證書的生產企業生產出的產品也不一定都合格;退一步說,即便擁有GMP證書的企業生產的藥品都是合格的,但不同的企業在選料、制劑質量、生產過程控制等方面也有相當大的差距,生產出的藥品質量也不可能一樣。”耿鴻武說。
     
        有數據顯示,從四川第一批掛網結果來看,有104個藥品品種在網上沒有任何企業申報競標,其中包括潔爾陰洗液、健胃消食片、復方草珊瑚含片等知名常用藥品。有業內人士認為,四川掛網采購模式在醫藥企業之間造成了一種惡性競爭,單純以低價為取向,尤其對國內制藥企業打擊很大。而對外資或合資企業的藥品,由于大多為原研藥,獨家品種通常在第一質量層次影響不大,而大量國內企業的仿制藥卻都集中在第二質量層次,這樣對民族醫藥產業的發展非常不利。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某省掛網招標后,外資企業聯合進行抵制、不投標,招標辦公室人員親自去請其參加,當然也會談招標的條件。這位人士說:“現在各三甲醫院大量使用外資、合資藥,有些已經結成了利益共同體。”
     
        3:新模式的市場反應
     
        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研究員、我國藥品集中招標采購政策及方案的制定者之一李憲法對于掛網招標的出現曾如此評價:藥品在網上集中采購將逐步取代大家所熟悉的招標采購,并成為一種發展趨勢。
     
        在四川掛網模式廣受質疑后,2006年,廣東接過了接力棒,開始研究制訂醫療機構藥品陽光采購實施方案,并在2007年開始試行。廣東陽光采購模式最大的亮點在于,對流通環節實行“兩票制”,指定資質好的商業公司作為配送機構,對多環節流通進行遏制。去年11月,廣東在制訂2008年陽光采購方案時已經放松了“兩票制”。方案中稱,生產商原則上需要指定經銷商直接將藥品配送到醫療機構,個別有需要的可指定總代理商。另外,對某一入圍品種,“必須在每個地級市報名的經銷商中委托配送的經銷商(不分一、二級),每個地級市(含所轄區、縣或縣級市)可選擇1~5個經銷商(含既是配送經銷商又是總代理商),所有品種不允許轉配送。”
     
        在劉煜看來,廣東陽光采購模式是目前比較科學、公正的模式。“這種模式壓縮了流通環節,招標操作相對透明,而且時間很快,不會牽扯企業太多的精力。這種模式是有前途的。”
     
        事實上,在廣東陽光采購得到各方認可的同時,也有其他一些模式被業內推崇。陳世兵說,不管是陽光采購還是掛網招標,都沒有解決主要的量價矛盾問題,在發改委推行醫院順加價15%后,這一矛盾更加突出。他認為,真正實現醫療產業鏈利益合理分配,僅僅靠在招標采購中壓縮流通環節還遠遠不夠。
     
        據陳世兵介紹,目前浙江寧波模式在順加價方面已經有所突破。其具體做法是,收集參照近年來產品的市場價格,制定醫療機構的零售價,醫療機構不再拘泥于15%的順加價,同時對中標企業承諾藥品的銷售數量。這樣做的好處在于,醫療機構賣給患者的藥品價格相對合理,同時也給出了醫療機構和企業的利潤空間。目前,許多企業在招標中由于沒有銷售數量的保障,紛紛在標底價時報虛價,有的采取打包招標,個別品種出現了招標價高于市場價的現象。在以藥養醫的體制沒有改變之前,突破順加價可以抑制醫療機構處方向高價藥傾斜的趨勢,而由于醫療機構用藥分層次的需要,使其也不會單純向低價藥傾斜,這樣使一些國產品牌藥反而能夠進入醫院。“但是應該承認,浙江寧波模式不一定具有全國推廣的價值,因為浙江地區的經濟發展處于全國前列,這種模式也需要當地政府的協調和資金支持。”
     
        去年初,北京已在全國率先推行了社區醫療用藥政府埋單,今年該政策將在更多的地方進行試點。相信隨著各地的探索和創新,藥品招標將會越來越公正透明。
    【更多信息】
          
    首頁    關于我們    科研力量    藥品展示    政策法規    新聞中心    健康寶典    人力資源    BBS論壇    聯系我們
    成都利爾藥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地址:成都市金牛區蓉都大道天回路162號  總機:(028)67667680  銷售部:(028)67667692  傳真:(028)67667688  蜀ICP備08008984號
    中意營銷提供網站建設網絡營銷技術支持
     
    十一选五最准定胆方法